合歡~武法奈尾山
合歡群峰堪稱為岳界最易親近的山岳,然不可等閒視之合歡群峰各個都是百岳榜上有名的山頭。經中橫公路攔腰穿過之後,合歡主峰、合歡東峰、還有石門山三座山頭可輕鬆一日完成。此次未將合歡西峰納入第二天行程,而改由北峰下切往武法奈尾山。雖於今年3月中旬已親臨合歡西北一回,但這段往武法奈尾山的行程還滿吸引我參與。這次活動孩子的爹抽空參加,也是我們夫妻首次同登百岳。
8/5日 野外18人組前進合歡群山,經埔里往合歡的路程今年已經過數次,毫無陌生可言。沿路循鳶峰、昆陽於合歡主峰登山口踢水泥路而上,二旁矮箭竹叢內豎立護育標示,告誡登山客勿抄小路而踐踏箭竹。聽聞先前登主峰可將車輛直開而上,心想這樣毫無意義,現由雙足踢水泥路而上也別有一番意味。
路旁人工化的設備陳列,平台石椅、有著高級廁所。悠遊登合歡主峰,廢棄的軍方基地建築依舊。另有大理石刻字“合歡山主峰3426公尺”和不鏽鋼角柱“合歡山主峰3416長途電信二總隊立”。峰頂雲霧繚繞探望四周無視野,稍留片刻再往下個目標東峰前進。沿水泥路步行而下,一道捷徑可直通武嶺,然我們還是循原路行公路上至武嶺搭車往東峰。
合歡山莊未因天候不佳而人潮遞減。正準備上東峰時刻,天空灑落雨滴,領隊天才也在等待中詢問是否要登頂。望石門山方向天氣還可能行,決定先往石門山後再視天候回松雪樓。石門山在群山間有如小朋友,處於蜿蜒的台14甲線上方。步道沿著「台電電纜溝」前進,其登石門山只需半小時。但回想在公路未經開通的年代,石門山的山容和其他百岳一般,是多麼的遙不可及。誠感;在交通發達的今日,我心存感恩,珍惜合歡群峰的美。石門山三等三角點留念。
眺望四周山巒,雲霧漸開,合歡東峰也可視,一行人決定前進東峰。合歡東峰山勢較陡峭挺拔,南面則是危險的岩石陡坡,一路降落至溪谷。北面的主脊及東側的山腰,坡度較為平緩。沿東峰坡邊松雪樓側面而上,廢棄的纜線訴說著划雪場的過往雲煙。遠山雲氣舞動,合歡東峰仍然無視野,今日輕鬆擁抱三座百岳,夜晚將露宿小風口。
8/6日 金黃晨曦繪染奇萊連峰,天候出齊好。小風口往北峰登山口還需踼段公路,北峰路徑悠然的步履緩升。舉目所及合歡群峰少有成林的景觀,草原植被優美,裸露的部分覆蓋著箭竹林,隨著起伏的地面緩緩的生長著。回首中橫公路環繞於群峰中。緩緩陡升,奇萊連峰、南湖、中央尖及畢祿、羊頭,清晰可見。奇萊東稜山勢展現,鼓惑著我、挑起動念想征服它。
仰望湛藍的天空,萬里無雲,此行補足今年3月中旬攻北峰時天候不佳之處。再度登合歡北峰,雪山山脈群峰盡覽,山脈稜線展露,玉山微微可視,飽覽群峰後回切武法奈尾山。武法奈尾山論為中級山最佳視野點,可望雪山山脈,南湖中央尖等群山。然陡下延路刺松無情的往身上扎~極痛!還需穿梭高密的箭竹林,此景又勾勒出“基那吉”那段難抹的記憶。
武法奈尾山必經天鸞池,到達天鸞池,已有另一支隊伍在此休息。一隻白色長相似電視影集中的“賤狗”像貌挺逗趣。得知牠是山下果農所飼養,號稱是武法奈尾山的最佳嚮導,由牠領隊上山還真有一番趣事。今攻武法奈尾山時間點有所誤,近午時天氣開始起變化,倏然雲霧抹蓋稜脊,無得視群峰,然而草坪盛開的小黃花點綴著山容,為此景添加幾分色彩。
天鸞池畔用午餐,天鸞池似小姑娘般幽靜露出柔與美。“柔”的那麼地寧靜自然;而“美”的那般地詩情畫意,心感悸動。天鸞池停留一小時後,心有所不捨下山,然車已位在將軍廟等待我們歸來。途經蘋果園,舉目滿園結實壘壘蘋果,略紅的果實讓人垂涎,但還不到採收期,只有目視離去。而嚮導狗狗也要歸隊,回到主人家。
回程狂起雨勢,慶幸驟雨不是身處於山頂時段降落。若真在那時刻降雨,肯定是一副狼狽相,陣雨為我們合歡行劃下句點。 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chan

gzugrynk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