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特約評論員江州眠
  對於黨員領導幹部來說,就是要堅決禁止出入,才能斷絕一些人的歪主意。也許不出入會所後,高爾夫球場等會成為新據點。但只要對歪風露頭就打,就不怕它變換馬甲。
  中央半年內兩次發文整治“會所歪風”,這樣的頻率罕見。進一步明確整治歪風的重點是“只對少數人開放的場所”等四類會所,這樣的決心罕見。
  從市場經濟角度看,這種面向極少數人的場所,要麼是賠本賺吆喝,“堤內損失堤外補”,通過在會所的失,而在權力租用上得;要麼是有大款、企業家等買單,獲取高額利潤。因而,在相當意義上說,這種會所乃是權力尋租、交換的一個特殊渠道。剎住會所中的歪風,就是堵住了以權謀私的一道門。
  現實的情況表明瞭這種歪風反覆頑固的複雜性。在去年會所歪風禁令發出後,一些地區的會所頂風營業,一些黨員幹部仍然偷偷出入,一些會所則更為隱蔽。面對這種情勢,如果不使制度硬起來,會所中的歪風必將卷土重來,禁令必會成為稻草人。
 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,二度禁令進一步做了細化。比如,強調要組織力量集中時間開展專項清理。比如,明確了四大整治重點:歷史建築、公園等公共資源中實行會員制的會所、只對少數人開放的場所、違規出租經營的場所。比如,要求黨員領導幹部在民主生活會上公開承諾遵守“兩不”:不出入私人會所、不接受和持有私人會所會員卡。同時還要納入對照檢查的內容,在專題民主生活會上進行明示,自覺接受監督。
  這都表明,制度之籠在不斷織密,剛性約束在不斷收緊。現在的難點在於,一些黨員領導幹部不以為然,認為這樣做有點過。有的人認為,偶爾出入這些會所,無非就是放鬆一下,自己的權力也沒被尋租,至於堅決不能出入嗎?如果領導幹部這也不能去,那也不能吃,豈不要變成苦行僧?凡此種種,從一個側面表明,一些領導幹部忘記了權力的屬性和責任,漠視了自己作為公眾人物的獨特影響力。
  領導幹部的一舉一動,都會在群眾心裡投影。即使真的只是放鬆,沒有出現權力尋租,人們也會認為,你出入這些會所必不乾好事,這裡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。更何況,有的人正是在出入這些場所中墮落的。還有的人手中的權力不是一時被利用,而是在“感情加深”之後,才進行“期權”交易。
  會所這種市場經濟下的怪胎,必然是權力身上的附屬物。對於黨員領導幹部來說,就是要堅決禁止出入,才能斷絕一些人的歪主意。也許不出入會所後,高爾夫球場等會成為新據點。但只要對歪風露頭就打,就不怕它變換馬甲。如此,全方位整治歪風,幹部作風才會向清風正氣好轉。  (原標題:兩道禁令能否剎住會所歪風)
創作者介紹

chan

gzugrynk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